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香港作者写中央乐团史

  20100723-d.JPG
   
2010年7月23日 – 为何中央乐团的40年历史由一名香港人编写呢?周光蓁今日于香港书展的讲座中提供答案。 

《中央乐团史》作者周光蓁表示,着书的念头源自中央乐团指挥李德伦的一席话,李德伦告诉他中央乐团历尽斗争,应由他这位局外人撰写乐团的40载历史。他解释,乐团内部分为支持和反对改革的两个派别,争论不休,大家都未能心平气和去撰写这段历史。不过,由一名香港人来写,便可保持客观,把两方面的看法中肯地写进书里。他四出访问了128位乐师和文化部部长,决意用文字重现中央乐团的起落。 

《中央乐团史》一书记载了中央乐团由1956年创立至1996年经历大改革期间的历史,同时也交待了创团前的整个过程,以及40年来演出的剧目。 

周光蓁说,中央乐团经历了文革、国家经济改革开放、西方乐团到访中国与中央乐团合奏,以至乐团远赴西班牙和马来西亚等国家演奏等重大事件。他认为中央乐团与中国国家政策与外交环环紧扣,其历史也是国家历史的写照,所以实际上他是侧写国家过去40年的历史。 

周光蓁认为中央乐团的演出水准十分之高,他播放了乐团在80年代演奏和合唱《义勇军进行曲》的声带,他说,当时的乐师是多面手,合唱团的成员经历文革,故此,其演绎意境和味道是后来者无法重现的。 

他又说,回顾中央乐团的40载历史,令人痛心疾首的并非文革对乐团造成的变动,而是1996年的大改革所造成的冲击。当年中央乐团最后的一场演奏在北新华街北京音乐厅进行,曲目是《马勒:第一交响乐》,但全体成员事前皆不知道这是曲终人散的演出。乐师们早有共识认为乐团有需要改革,只不过在改革方式上大家出现分歧。然而,原来官方早已有一套既定的方案,团员他是在官方正式宣布后,才恍然知道要改革。 

依据改革方案,中央乐团易名为中国交响乐团,令他黯然的是在一片改革声之中,北京传媒对中央乐团的报导是负面的,周光蓁不明白为何北京传媒只着眼于中央乐团最糟糕的日子,而抹杀了乐团过去的辉煌时期。 

他认为中央乐团的历史是悲喜交集,实际上也是国家命运的缩影。例如在1979年,德国爱乐乐团赴中国与中央乐团在北京体育馆合奏,并由著名奥地利指挥家卡拉扬担任指挥,背后的政治含意是中国政府通过音乐来表达改革开放的路向。 

此外,中央乐团在过去40年灌录了95张唱片,这些都是重要的文化资产。再者,乐团在音乐艺术的传承、音乐家的培养方面也是功不可没的。这部关于中国《中央乐团史》在香港出版,未有在内地出版,周光蓁认为这反映出版商和作者的勇气,以及香港一国两制的优势。 

传媒查询
林衍欣    电话:2584 4049      电邮:beatrice.hy.lam@hktdc.org
关永祥    电话:2584 4395      电邮:osbert.wc.kwan@hktdc.org

 

其 他 新 闻

资料提供 香港贸易发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