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廿一世纪的华人文学座谈会

一个重大的时代课题,请来四位分别来自上海、马来西亚、台湾和香港的讲者,各自就所处地区的文学发展提出观察与评论。当然,不可奢求全面地绘画出「廿一世纪华人文学」的景观;然当中不乏精辟的理论,并难得可就华人文学核心地带以外的情况作出初探。

擅长于当代文学批评研究的葛红兵教授,把文学发展需要面对的问题理论化,清晰而锐利地分析当前文坛状况。葛红兵首先回应当前国际社会最关切的课题:廿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对于此流行的说法,葛坦言持不一样的意见,只相信中国在廿一世纪会成为更国际化的民族,是承担更多世界道义与责任的国家。文学发展亦然,但当前国际上不太承认中国文学的成就,同时中国文学对世界文学的影响也不太大。因此他认为中国需要继「五四」以后,进行「第二次世界化」。

中国的「世界化」变生在不知不觉间,但城乡的对立与矛盾却是在发展过程中可切身感受到的。在上海这大都市生活的葛红兵亦特此提出文学作品在处理乡土精神和都市经验上所遇到的问题。他指出:中国是农村社会,现代文学仍以乡土为根基,笔下的乡土总是优雅的,都市却是靡烂和堕落的。作家每写到城市便显得庸浅,而评论界亦不允许失败,使描述都市成了「写作的灾区」。然随着都市化,遥远的乡土要成为过去,葛红兵因而提出「重新发现都市」的说法。此外,葛红兵亦指出了性别、阶级和圣、俗对立的议题正影响着当今文坛。

马来西亚的作家黎紫书由个人经验出发,道出家里父祖辈和文坛前辈的中国情意结。马来西亚华人对中国文化致力保存并引以为傲,非常向往神州大陆。然而,在近年的印尼反华事件中,他们在想:为什么中国没有说话?这令马华人士有所顿悟,原来文化母亲不如想像中尊贵端庄。因此,文坛中年轻一代的作家提出了「文化断奶论」。他们不再仰望中国,转而寻找马华文学的独特性。

黎紫书作品和别的马华文学作品屡在台湾获奖。她却笑称是大家看多了台湾人所写的东西,突然看见他们的作品中有一片大森林和许多野兽,似是蛮荒人写的东西,感觉很不一样。但最近看腻了,又没甚得奖了。

至于来自台湾的尉天聪教授,主要批评当今虚无主义的盛行,人们都纵情声色,使他对于廿一世纪抱很大希望也很忧心。同时,他亦指责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有自卑感,否定中国性并有反中国化的倾向。

任教于香港浸会大学的黄子平教授,略提到香港文学以九七回归及世纪之交的时机和框架来处理感情。他的着墨处是「茶餐厅」,一个近年常见于文学作品的课题。黄子平主要介绍了一些以「茶餐厅」为题材的香港文学作品。

讲者之间其实有许多共同关注的话题,实在可作深入辩论,例如葛红兵提到文学中的乡土精神,而尉天聪是七十年代台湾乡土文学运动的一员。黎紫书提及马华文学在台湾获奖的现象,尉天聪亦可从台湾的角度作回应。── 这都是教人期待的文学对话。


◆ ◆ ◆

新闻界如欲查询详情,请与贸发局传播部联络,电话:2584 4333。

bullet9.jpg (1215 bytes) 其 他 新 闻
资料提供 香港贸易发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