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香港書展辦文學講座
宋以朗:其母鄺文美是張愛玲知心友

  photo
 

張愛玲文學遺產執行人宋以朗表示,其母親鄺文美是張愛玲推心置腹的好友。

 
 

2009724 - 由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的「宋以朗眼中的張愛玲」講座日前在第20屆香港書展中的「文藝廊」舉行,講者為張愛玲小說版權擁有人宋以朗,他在講座中談及出版張氏生前的著作《小團圓》和管理其遺產對他的生活和處事手法的影響。 

宋以朗坦言不熟悉張愛玲,主要是從父親宋淇和母親鄺文美與她的書信往來,以及從父母手上所承繼的張愛玲遺產中認識這位文壇巨匠。他憶述,年幼時對她的印象很模糊,儘管張愛玲在1961至1962年時曾在他家中作客短宿,但由於她忙於為編寫劇本而奔走,兩人根本沒有交流。 

宋以朗好不容易才決定出版《小團圓》,確實哄動文壇,他再三強調,經反覆細閱張愛玲遺囑和書札的內容,揣測張愛玲的意願,才出版《小團圓》。他又說,由於本身攻讀統計學,整過思量過程全由理性的角度出發。 

宋以朗自管理張愛玲遺產後,對他的生活和處事方式帶來轉變。由於缺乏出版經驗,宋以朗由認識行規、出版程序、編輯稿件,以至洽商版權和媒體宣傳,都是從頭學起。因出版《小團圓》之緣故,他慶幸認識了一眾文人,更在馬家輝的介紹下認識了陳之善,才能轉接地把張愛玲十四年來未寄出的信件交給劉曉雲,成為一時佳話。 

他續說,為了管理張愛玲的著作,他由「後知後發」(re-active management) 變為先知先發 (pro-active management) 。導演李安因把《色.戒》改篇拍成電影而引起不必要的人物影射揣測是後知後發,他認為事前應先提供背景資料;出版《小團圓》則是先知先發,早知會惹起爭論,先考慮人家的想法,並在《小團圓》前言中交待自己的想法,但他不諱言仍然面對很多意料之外的批評。 

雖然《小團圓》的出版惹起爭議和談論,但舞台劇創作人林奕華有意向其出版商皇冠出版社購買版權,改編成舞台劇,也有製作公司想把作品拍成電影和電視劇集,但全遭婉拒。宋以朗認為時機不成熟,希望可給讀者更多時間和空間重讀《小團圓》,以及分析其內容。

外界對張愛玲的情感生活、晚年境況有諸多的猜測和流傳,更有指張氏臨終前生活潦倒、家徒四壁,遺下的書桌由紙盒蓋成,在家穿的是普通橡膠拖鞋,但宋以朗根據父母與張氏留下的書信,以及他所承繼的張氏遺物中證實,很多傳說都是流言蜚語,他說:「張愛玲仙逝後,她的銀行戶口結餘約有14,000美元,其實她的收入穩定,個人開銷也很低,況且,她時不時收到電影版權費當作額外收入。至於家中沒多家俱是因為她本人不喜歡添置家俬,阻礙她搬家的興致,她連皮箱也沒有,總是把私人物件放進紙袋後,便攜著搬遷。「文藝廊」展示她的毛巾拖鞋,可證明流傳的虛實。」 

至於有說張愛玲沒有知心友,他則反駁,說母親鄺文美跟她推心置腹,全因40年來,兩人的書信有650封,一共洋洋40萬字,張氏更用文字表達與鄺氏的友誼,道出鄺氏是明白她各方面的朋友。 

他又說,張氏在上海生活的時期是超級電影迷,但移居到美國生活後甚少談及電影,她也未看過由許鞍華執導的《傾城之戀》,更毫不認識有意把其著作《半生緣》改篇成電影的王家衛。他個人認為,因張氏曾改篇不少電影劇本,明白編劇的本份,所以不在乎人家如何演繹自己的作品。 

由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的第20屆香港書展現正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展期至7月28日。大會舉辦多項文化活動,包括「名作家講座系列」、「閱讀香港講座系列」、「名人講故事」等等,吸引眾多讀者參與。 周五、周六晚舉行的夜書市,開放時間延長至凌晨12時。 

票務查詢:1830 670; 展覽網頁:http://www.hkbookfair.com/ 

傳媒查詢

林衍欣             電話:(852) 2584 4049      電郵:beatrice.hy.lam@hktdc.org
李敏妍             電話:(852) 2584 4525      電郵:lyann.my.li@hktdc.org

香港貿易發展局簡介
香港貿易發展局(簡稱「香港貿發局」)自1966年成立以來,一直協助香港的貿易商、製造商和服務業者,向全球推廣他們的業務。香港貿發局在世界各地設立了40多個辦事處,其中11個在中國內地,致力促進香港作為聯繫內地,以至亞洲的商貿平台。香港貿發局亦舉辦貿易展覽會和商貿訪問團,幫助企業把握香港和內地的商機;並透過商貿刊物、研究報告和網上管道,提供商貿資訊。有關香港貿發局的其他資料,請瀏覽 http://www.hktdc.com/

其 他 新 聞

 

資料提供 香港貿易發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