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香港作者寫中央樂團史

  20100723-d.JPG
   
2010年7月23日 – 為何中央樂團的40年歷史由一名香港人編寫呢?周光蓁今日於香港書展的講座中提供答案。 

《中央樂團史》作者周光蓁表示,著書的念頭源自中央樂團指揮李德倫的一席話,李德倫告訴他中央樂團歷盡鬥爭,應由他這位局外人撰寫樂團的40載歷史。他解釋,樂團內部分為支持和反對改革的兩個派別,爭論不休,大家都未能心平氣和去撰寫這段歷史。不過,由一名香港人來寫,便可保持客觀,把兩方面的看法中肯地寫進書裡。他四出訪問了128位樂師和文化部部長,決意用文字重現中央樂團的起落。 

《中央樂團史》一書記載了中央樂團由1956年創立至1996年經歷大改革期間的歷史,同時也交待了創團前的整個過程,以及40年來演出的劇目。 

周光蓁說,中央樂團經歷了文革、國家經濟改革開放、西方樂團到訪中國與中央樂團合奏,以至樂團遠赴西班牙和馬來西亞等國家演奏等重大事件。他認為中央樂團與中國國家政策與外交環環緊扣,其歷史也是國家歷史的寫照,所以實際上他是側寫國家過去40年的歷史。 

周光蓁認為中央樂團的演出水準十分之高,他播放了樂團在80年代演奏和合唱《義勇軍進行曲》的聲帶,他說,當時的樂師是多面手,合唱團的成員經歷文革,故此,其演繹意境和味道是後來者無法重現的。 

他又說,回顧中央樂團的40載歷史,令人痛心疾首的並非文革對樂團造成的變動,而是1996年的大改革所造成的衝擊。當年中央樂團最後的一場演奏在北新華街北京音樂廳進行,曲目是《馬勒:第一交響樂》,但全體成員事前皆不知道這是曲終人散的演出。樂師們早有共識認為樂團有需要改革,只不過在改革方式上大家出現分歧。然而,原來官方早已有一套既定的方案,團員他是在官方正式宣布後,才恍然知道要改革。 

依據改革方案,中央樂團易名為中國交響樂團,令他黯然的是在一片改革聲之中,北京傳媒對中央樂團的報導是負面的,周光蓁不明白為何北京傳媒只著眼於中央樂團最糟糕的日子,而抹殺了樂團過去的輝煌時期。 

他認為中央樂團的歷史是悲喜交集,實際上也是國家命運的縮影。例如在1979年,德國愛樂樂團赴中國與中央樂團在北京體育館合奏,並由著名奧地利指揮家卡拉揚擔任指揮,背後的政治含意是中國政府通過音樂來表達改革開放的路向。 

此外,中央樂團在過去40年灌錄了95張唱片,這些都是重要的文化資產。再者,樂團在音樂藝術的傳承、音樂家的培養方面也是功不可沒的。這部關於中國《中央樂團史》在香港出版,未有在內地出版,周光蓁認為這反映出版商和作者的勇氣,以及香港一國兩制的優勢。 

傳媒查詢
林衍欣    電話:2584 4049      電郵:beatrice.hy.lam@hktdc.org
關永祥    電話:2584 4395      電郵:osbert.wc.kwan@hktdc.org

 

其 他 新 聞

資料提供 香港貿易發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