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廿一世紀的華人文學座談會

一個重大的時代課題,請來四位分別來自上海、馬來西亞、台灣和香港的講者,各自就所處地區的文學發展提出觀察與評論。當然,不可奢求全面地繪畫出「廿一世紀華人文學」的景觀;然當中不乏精闢的理論,並難得可就華人文學核心地帶以外的情況作出初探。

擅長於當代文學批評研究的葛紅兵教授,把文學發展需要面對的問題理論化,清晰而銳利地分析當前文壇狀況。葛紅兵首先回應當前國際社會最關切的課題:廿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對於此流行的說法,葛坦言持不一樣的意見,只相信中國在廿一世紀會成為更國際化的民族,是承擔更多世界道義與責任的國家。文學發展亦然,但目前國際上不太承認中國文學的成就,同時中國文學對世界文學的影響也不太大。因此他認為中國需要繼「五四」以後,進行「第二次世界化」。

中國的「世界化」變生在不知不覺間,但城鄉的對立與矛盾卻是在發展過程中可切身感受到的。在上海這大都市生活的葛紅兵亦特此提出文學作品在處理鄉土精神和都市經驗上所遇到的問題。他指出:中國是農村社會,現代文學仍以鄉土為根基,筆下的鄉土總是優雅的,都市卻是靡爛和墮落的。作家每寫到城市便顯得庸淺,而評論界亦不允許失敗,使描述都市成了「寫作的災區」。然隨著都市化,遙遠的鄉土要成為過去,葛紅兵因而提出「重新發現都市」的說法。此外,葛紅兵亦指出了性別、階級和聖、俗對立的議題正影響著當今文壇。

馬來西亞的作家黎紫書由個人經驗出發,道出家裏父祖輩和文壇前輩的中國情意結。馬來西亞華人對中國文化致力保存並引以為傲,非常嚮往神州大陸。然而,在近年的印尼反華事件中,他們在想:為甚麼中國沒有說話?這令馬華人士有所頓悟,原來文化母親不如想像中尊貴端莊。因此,文壇中年輕一代的作家提出了「文化斷奶論」。他們不再仰望中國,轉而尋找馬華文學的獨特性。

黎紫書作品和別的馬華文學作品屢在台灣獲獎。她卻笑稱是大家看多了台灣人所寫的東西,突然看見他們的作品中有一片大森林和許多野獸,似是蠻荒人寫的東西,感覺很不一樣。但最近看膩了,又沒甚得獎了。

至於來自台灣的尉天聰教授,主要批評當今虛無主義的盛行,人們都縱情聲色,使他對於廿一世紀抱很大希望也很憂心。同時,他亦指責中國人對自己的文化有自卑感,否定中國性並有反中國化的傾向。

任教於香港浸會大學的黃子平教授,略提到香港文學以九七回歸及世紀之交的時機和框架來處理感情。他的著墨處是「茶餐廳」,一個近年常見於文學作品的課題。黃子平主要介紹了一些以「茶餐廳」為題材的香港文學作品。

講者之間其實有許多共同關注的話題,實在可作深入辯論,例如葛紅兵提到文學中的鄉土精神,而尉天聰是七十年代台灣鄉土文學運動的一員。黎紫書提及馬華文學在台灣獲獎的現象,尉天聰亦可從台灣的角度作回應。── 這都是教人期待的文學對話。


◆ ◆ ◆

新聞界如欲查詢詳情,請與貿發局傳播部聯絡,電話:2584 4333。

bullet9.jpg (1215 bytes) 其 他 新 聞
資料提供 香港貿易發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