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香港紡織業概況

概覽

  • 2005年10月,中國內地與香港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補充協議二,即《安排》第三階段(CEPA III),進一步向香港公司開放內地市場。根據CEPA補充協議二,自2006年1月1日起,所有原產香港的產品,包括紡織品在內,均可免關稅輸入內地。
  • 香港的紡織業不但向本地服裝製造商供應布料,亦向內地及其他離岸生產基地的廠商供貨。不少港商憑藉累積多年的生產經驗,拓展紡織品貿易業務。香港紡織業以供應優質印染布料聞名,其他強項包括棉紡、梭織牛仔布、針織成形衫片及幼針棉織品等。
  • 香港紡織品總出口於2016年下跌13%後,2017年首5個月亦減少7%,期內轉口佔紡織品總出口逾99%,錄得相同跌幅,本產出口則上升2%。轉口紡織品中,逾75%來自內地。
  • 亞洲是香港最大的紡織品出口市場,佔紡織品總出口接近93%。香港十大紡織品出口市場中,9個位於亞洲,其中內地是首要市場。

業界特色 [1]

表﹕業界特色(紡織業)
表﹕業界特色(紡織業)

截至2017年3月,香港紡織業(包括紡紗、梭織、針織及紡織品的染整)共有446家製造商,僱用2,569名員工,佔本地製造業勞動人口2.7%。紡織業是香港主要的出口創匯行業之一,佔2016年總出口1.7%。

近年,美國、歐盟及日本等傳統市場,向發展中國家(包括東盟國家及孟加拉)的紡織品出口商提供較優惠的市場准入,此舉削弱了香港生產商的競爭力,加上中國內地勞工成本上升及實施更嚴格的環保法例,越來越多香港紡織品製造商把較低端及量產產品的生產活動轉移至孟加拉、柬埔寨及越南等東南亞國家。香港則主力製造精良及高增值產品,例如環錠精紡、開端精紡、幼針棉織品以及複雜印花染色布料。

為了加強在環球市場的競爭力,一些香港紡織公司與內地企業建立策略合作關係,例如與內地棉供應商合作,生產棉紡織品。

香港紡織業是本地服裝製造業的主要供應商。香港紡織品生產商的優勢,在於能夠承接本地服裝生產商的急單。與此同時,香港出口的紡織品,很大部分是供應給港商的離岸服裝生產基地,尤其是內地。

香港紡織品出口表現 [2]

表﹕香港紡織品出口表現
表﹕香港紡織品出口表現
表﹕香港紡織品出口表現(按主要市場劃分)
表﹕香港紡織品出口表現(按主要市場劃分)
表﹕香港紡織品出口表現(按類別劃分)
表﹕香港紡織品出口表現(按類別劃分)

香港紡織品總出口在2016年下跌13%後,2017年首5個月再減少7%。轉口佔紡織品總出口逾99%,同樣下跌7%,本產出口則增加2%。轉口的紡織品超過四分之三源自中國內地,2017年1至5月,來自內地的轉口紡織品減少6%。

亞洲是香港主要的紡織品出口市場,在2017年首5個月,亞洲市場佔本港紡織品總出口93%。香港十大紡織品出口市場有9個位於亞洲,而中國內地仍是最大出口市場,2017年1至5月期間,佔香港紡織品總出口50%。

本港其他主要的紡織品出口市場包括越南、孟加拉、柬埔寨、印尼、斯里蘭卡、美國、印度、泰國及菲律賓。越南是世貿成員,勞動力成本較鄰近國家便宜,吸引很多外商包括港商到該國投資設廠生產服裝,因此對進口紡織品需求穩定,令越南成為中國內地之後香港第二大紡織品出口市場。

2017年首5個月,香港多類紡織產品的出口均見下跌,包括針織或鈎織物、紡織紗、梭織物、紡織製成品以及鋪地製品,跌幅由3%至64%不等。不過,整理加工配件以及特種紗和織物於同期卻分別增加3%及2%。

銷售渠道

香港是區內重要的生產中心以及全球服裝採購樞紐,為本港紡織業締造有利條件,向本地及海外服裝生產商與採購商供應產品。香港的紡織品製造商及貿易商主要向亞洲特別是內地的製衣企業供應產品,同時國際紡織品公司亦借助香港向其他亞洲市場推銷產品。例如,越來越多來自拉丁美洲和中東歐的時裝品牌及設計師正嘗試通過香港這個貿易平台,向內地推廣旗下的紡織品和服裝。

香港紡織業擅長生產多種優質產品,不同用途的量產或專門製品,都能迅速付貨。香港紡織業的競爭優勢在於產品質素一流,又能快速回應時裝趨勢及市場需求。本港紡織業亦以品質精良、專業知識、手工精湛和靈活變通享譽全球。

香港是個理想的一站式採購中心,方便買家物色新穎時尚的布料。每年春秋兩季舉行的香港國際成衣及時裝材料展(Interstoff Asia Essential),是區內重要的推廣及採購平台,備受布料生產商和買家重視。香港貿發局主辦的香港國際家用紡織品展,網羅各種優質家用紡織品,包括浴室紡織品、寢室紡織品、廚房紡織品、地氈及鋪地製品等,參展商及買家可以通過這個專門平台,拓展亞洲以至區外市場。

業界趨勢

隨著全球製造業形勢轉變以及競爭加劇,香港紡織業已朝高增值的方向發展,提供原創設計及自家品牌產品,以迎合市場對高檔紡織品的需求。今天,紡織業者在香港主要從事較高增值的活動,例如銷售、市場推廣、品質控制、設計及開發等,生產活動則在外地廠房進行,因此香港的紡織品出口構成中,絕大部分(近99%)屬於轉口。

由於內地勞工成本上升、原材料價格波動以及環保法規收緊,香港很多紡織廠商已把生產活動轉移到越南、柬埔寨、緬甸和孟加拉等東南亞國家。有些港商甚至在拉丁美洲的墨西哥、非洲的尼日利亞等地建立離岸生產線,藉此享受區域貿易協議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以及歐盟普惠制(GSP scheme)提供的優惠待遇。

紡織業是個資金密集型行業,為緊貼生產技術的發展和產品要求的轉變,業者必須斥資向德國、意大利、西班牙、瑞士、日本和韓國等國家的供應商採購先進技術,例如自動化網狀拉布、納米生物功能材料加工和Texparts®下捲式零繞紗系統等,都是本地生產商熟悉的現代科技。

與此同時,於2006年成立的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藉著技術研發及轉移,提升紡織和製衣業的競爭力。在2017年舉行的第45屆日內瓦國際發明展,該中心參與7個項目,包括「新型生物可降解功能紡織品」以及利用新紡織方法和系統製成的「細支牦牛絨紗線及織物」,共獲得兩個評審團特別嘉許金獎、1個金奬、4個銀獎及兩個特別獎。由此可見,香港紡織品生產商能向客戶提供種類更廣的纖維、紗線和織物。

環保製造已成為世界趨勢,越來越多紡織企業自願採用環保標準,「藍色標誌」(bluesign®)便是業界主要的環保認證之一。要獲得這項認證,生產商必須披露其化學處理程序、染料成份及工作場所的環保措施,接受審查。除了藍色標誌,紡織品生產商普遍採用的環保產品標籤還有全球有機紡織標準(GOTS)、Oeko-Tex®標準100、Oeko-Tex®標準1000、Global Green Tag®以及NSF Sustainability等,藉以彰顯其環保意識。

為配合國家的「十三五規劃」,預期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將為紡織工業制訂發展規劃,目標是全面提升中國紡織工業的管理水平,以及加快發展高檔次的工業用紡織產品,特別是為發展迅速的汽車工業提供這類產品。

CEPA條款

2005年10月18日,內地與香港簽訂CEPA補充協議二,即CEPA第三階段(CEPA III),進一步向香港公司開放市場。根據補充協議二,自2006年1月1日起,所有原產香港的產品,包括紡織品在內,均可免關稅輸入內地。根據既定程序,尚未訂立CEPA原產地規則的產品,經香港製造商提出申請,並符合雙方商定的CEPA原產地規則,將可享有零關稅優惠。至於非香港製造的紡織品,進口內地的平均關稅率為10-25%。

有關CEPA關稅優惠的詳細資料,以及原產地標準,參見以下連結:

https://www.tid.gov.hk/english/cepa/tradegoods/files/mainland_2017_c.pdf

影響紡織品出口的一般貿易措施

世貿組織在2005年取消了紡織品配額限制,其後美國和歐盟卻對來自中國內地的紡織品採取市場保障措施。不過自2009年1月1日起,原產地為中國的紡織品及服裝產品進口歐盟,不再需要進口許可證或管制文件。與此同時,於2009年1月1日或之後運往美國的中國製紡織品和服裝再無配額限制。

產品趨勢

各種服裝纖維中,棉始終是最受歡迎的材料。歐洲消費者依然偏愛含棉量高的服裝。中國、印度及日本消費者普遍認同,與人造纖維相比,純棉及混棉布料最為舒適、真材實料及環保。

創新產品方面,以輕巧保暖取勝的微纖維日益引起紡織品製造商注意。優衣庫(Uniqlo)是日本大型服裝零售商,提供以微纖維製造的「AIRism」系列。除了微纖維外,廠家亦研發及推出其他多種功能產品,例如透氣、彈性、抗菌、防紫外線、防皺、防水及環保的纖維及織物,致力滿足市場需求。例如蘭精集團(Lenzing Group)研發的天絲(TENCEL®)纖維素纖維,據稱具備多項功能特點,較棉更勝一籌。Salvatore Ferragamo則率先使用以柑橘類水果製成的可持續布料。

未來數季,「技術」和「創新」仍是業內的熱門議題。花式梭織及印花技術讓業者選擇生產程序時更具彈性,數碼印花及手工裝飾亦增添紡織品的可塑性。此外,鑒於消費者崇尚獨一無二、與眾不同的產品,以精湛工藝、原創圖案及特殊加工為賣點的產品將繼續大受歡迎。高科技紡織品勢必影響紡織業的發展方向,具體例子包括:以紡織光伏面料製造,內置太陽能電池,可以給手機充電的手袋;以導電縫線及發光二極管(LED)造成發光圖案,能感應碳排放變化的「氣候衣服」,這些都是科技與紡織品結合的成果。穿戴式技術日趨普及,科技紡織品亦廣泛應用於多個產業,如汽車、航空航天、建築、健康護理以及運動,相關產品有發光和發熱衣服以及智能護膝繃帶。

與此同時,消費者特別是西歐、美國及日本等發達市場的買家,對可生物降解天然纖維(例如有機棉、大豆纖維及不殺生得來的絲)的環保特質深感興趣。大勢所趨,許多廠商都擴充生產「綠色」紡織品,除了選用更多可生物降解的原材料外,亦採用環保生產程序,包括高效率管理模式、程序控制、特殊工序以及廢水回收處理等。時裝品牌如Stella McCartney、H&M、Zara、Ralph Lauren、ASOS及Quiksilver等已經承諾,停止採購來自瀕危森林的纖維原料。

不僅是發達市場,新興市場消費者的環保意識也在上升,並日益關注產品安全問題。例如,近年內地檢獲不合規格的服裝布料,據報該等布料的酸鹼度、甲醛含量、受管制偶氮染料水平等均不符合安全標準,令人憂慮。事實上,中國消費者日益垂青產品安全較有保證的外國時裝品牌。與此同時,在傳統市場,當局亦加強把關,以歐盟為例,其非食用危險產品快速通報系統(RAPEX)顯示,2016年,紡織品、衣服及時裝類別的通報宗數排名第三,僅次於玩具和汽車,佔危險產品通報總數13%。

中國內地經濟穩定、城鎮急速城市化,加上結婚及生育潮,對高檔次家用紡織品的需求迅速增長。據估計,未來10年家用紡織產品的消耗量每年將增加逾20%以上,預料家品業有機會超越服裝業,成為對紡織品需求最大的行業。


[1] 業界數據僅涵蓋在香港進行的活動。

[2] 由於一般貿易數字沒有包括離岸貿易,該等數字不一定全面反映香港公司處理的出口業務。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