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香港毛皮業概況

概覽

  • 2005年10月,內地與香港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補充協議二,即《安排》第三階段(CEPA III),進一步向香港公司開放內地市場。根據CEPA補充協議二,自2006年1月1日起,所有原產香港的產品,包括毛皮產品在內,均可免關稅輸入內地。
  • 香港是全球第三大的毛皮服裝出口地,也是世界主要的優質毛皮服飾來源地。由於香港的生產成本較高,本港大部分毛皮商都在中國內地設廠。不過,毛皮業內多個主要的相關行業仍以香港為基地,尤其是銷售及配送。
  • 香港的毛皮服裝出口於2016年下跌34%後,2017年首5個月再下滑11%。本港的毛皮服裝出口幾乎全屬轉口。2017年1至5月,毛皮轉口下跌11%,而本產出口亦下跌95%。
  • 2017年首5個月,中國內地是香港最大的毛皮出口市場,佔本港毛皮總出口48%。香港出口的毛皮大部分是由海外轉口至內地的產品,供內地廠商生產毛皮服裝之用。

業界特色

表﹕業界特色(毛皮服裝)
表﹕業界特色(毛皮服裝)

由於香港的生產成本較高以及環境保護條例嚴格,本港大部分毛皮商都在內地設廠,令香港的毛皮廠房數目遞減。雖然香港的生產設施不多,但毛皮貿易商在香港仍然十分活躍,從事銷售、市場推廣、品質控制、物流安排及毛皮設計等貿易相關服務。

香港毛皮出口表現 [1]

香港的毛皮服裝出口於2016年減少34%後,2017年首5個月再下跌11%。本港的毛皮服裝出口幾乎全屬轉口,同期下跌11%,本產出口則減少95%。

歐盟、美國及加拿大是香港三大毛皮服裝出口市場,2017年首5個月,這三大市場合計佔本港毛皮服裝出口逾62%。期間,香港對歐盟的毛皮服裝出口下跌23%,其中對希臘及意大利的出口均下跌36%,但對德國及法國的出口則上升2%。與此同時,香港對加拿大的毛皮出口下跌30%,對美國卻增加10%。

港商在內地生產的毛皮有很大部分並非經香港付運,有些產品是從內地港口付運海外。例如,部分港商是從內地廠房發貨,經陸路把產品運往俄羅斯這個重要的市場。可是,官方貿易數據並未完全紀錄以這種運輸模式進行的貿易。

另一方面,2017年1至5月,香港的毛皮出口總值為3.7億港元,同比增長1%。中國內地是香港主要的毛皮出口市場,佔2017年首5個月本港毛皮總出口48%。事實上,香港出口的毛皮大部分是由海外國家轉口至內地的產品,供內地廠商生產毛皮服裝之用。中國內地是全球最大的毛皮貿易、生產及加工基地。

香港毛皮服裝及毛皮出口表現 [1]

表﹕香港毛皮服裝出口表現
表﹕香港毛皮服裝出口表現
表﹕香港毛皮服裝出口表現(按市場劃分)
表﹕香港毛皮服裝出口表現(按市場劃分)
表﹕香港毛皮服裝出口表現(按類別劃分)
表﹕香港毛皮服裝出口表現(按類別劃分)
表﹕香港毛皮出口表現
表﹕香港毛皮出口表現

銷售渠道

港商在香港及/或內地廠房生產的毛皮服裝,絕大部分是出口到海外市場。香港許多毛皮商是原件生產(OEM)商,為知名品牌生產高質素服裝。不過,越來越多毛皮商拓展品牌業務,並推出自家設計系列,如Rosette Pellicce、Compela、Isubille以及Messina。近年,香港毛皮商提供許多設計時尚、適合平日穿著的毛皮服裝,迅速打進俄羅斯、韓國、中國內地以及中東歐等新興市場。舉例來說,亞洲毛皮有限公司發展了自家品牌Altioli及Giuliana Amioli,產品外銷美國、歐洲、俄羅斯、日本及韓國等國際市場。藝獅皮草廠有限公司則出口自家品牌舒曼兒(Symétrie)毛皮產品到30多個國家。

北美、西歐、北歐國家以及俄羅斯向來是主要的毛皮服裝市場。近年,隨著亞洲消費者收入增加,毛皮出口已迅速擴展至中國內地及韓國等其他市場。國際毛皮業協會(IFTF)指出,目前中國內地是全球最大的毛皮進口地,歐洲則是最大出口地。與此同時,東盟國家以及阿聯酋等發展中市場對毛皮服裝的需求亦穩定上升,主要原因是當地越來越多民眾有興趣到氣候寒冷的國家旅遊。

交易會及展覽會依然是服裝買家及供應商聚首洽談的重要平台。在哥本哈根、北京、香港、伊斯坦布爾、希臘卡斯托里亞、馬德里、米蘭、蒙特利爾及莫斯科等城市舉行的業界展覽會,有助毛皮商及時裝業者瞭解最新毛皮服裝潮流及毛皮染色技術。由香港毛皮業協會主辦的香港國際毛皮時裝展覽會(HKIFFF),是亞洲首屈一指的毛皮業展覽會,於2017年吸引了來自13個國家約210家參展商參展。整體而言,展覽期間確認的訂單總值達1.39億美元,較上年增長20%。訂單回復增長的一個原因是俄羅斯經濟復甦,另一原因是去年美國、歐洲及日本的冬季十分寒冷。產品方面,黑貂皮等高級毛皮以及其他輕軟的長毛毛皮產品亦十分暢銷,製成飾邊的狐狸皮也越來越受歡迎。

業界趨勢

國際毛皮協會(IFTF)一份調查報告指出,全球毛皮零售額估計約400億美元,主要是受惠於亞洲市場需求持續,其中包括中國內地、日本及韓國。不過,毛皮養殖者及貿易商仍要面對不少挑戰,例如毛皮需求復甦緩慢,僅能令存貨減少,未足已推動產量增升,導致毛皮價格波動。

不少時裝設計師及奢侈品牌,例如Marc Jacobs、Mulberry及古馳(Gucci)均喜愛採用毛皮;在世界各地的時裝表演中,毛皮產品仍然備受注目。從香港國際毛皮時裝展覽會可見,曾於上世紀50及60年代風靡一時、四季皆宜的毛皮設計捲土重來,特別是以小羊皮製造的服裝,以及毛皮拼接羊絨或針織衣物的組合。

國際毛皮業協會(IFTF)指出,養殖毛皮是毛皮貿易的大宗項目,佔業界營業額約85%。水貂及狐狸是最常見的養殖毛皮動物。大部分毛皮養殖活動在丹麥進行,其次是中國、荷蘭、波羅的海諸國及美國。毛皮養殖農及獵戶提供的毛皮,多數經由毛皮產地附近的國際拍賣行出售。全球最大的毛皮拍賣行位於哥本哈根、赫爾辛基、聖彼德堡、西雅圖以及多倫多。

毛皮供應商及生產商運用剪毛、拔毛、鞣製、編結及梭織等多種技術,令毛皮更加輕巧,切合現代時裝潮流及生活風格。最重要的毛皮製造樞紐包括加拿大、中國內地、希臘、香港及俄羅斯,其次是法國、德國、意大利、韓國、日本、西班牙、土耳其、烏克蘭以及美國。

毛皮貿易帶來商機,卻也引起道德爭議。毛皮業一直備受動物及環境保護組織抨擊,其中包括善待動物組織(PETA)、毛皮動物捍衛組織(Fur-Bearer Defenders)以及尊重動物協會(Respect for Animals)。有些設計師已選擇採用人造毛皮,為保護動物及環境出一分力。越來越多時裝品牌,如阿曼尼(Giorgio Armani)、Matt & Nat、優衣庫(Uniqlo)、H&M、Zara、Abercrombie & Fitch、Paul Frank及Levi’s都表示不再使用毛皮生產時裝。在世界各地,特別是荷蘭、俄羅斯及北歐國家,關於養殖毛皮動物福利的科學研究持續進行。此外,多國已經簽署《國際人道狩獵標準公約》(AIHTS)(英文),為毛皮業訂立符合國際規範的作業方式。

CEPA條款

2005年10月,內地與香港簽訂CEPA補充協議二,即CEPA第三階段(CEPA III),進一步向香港公司開放內地市場。根據CEPA補充協議二,自2006年1月1日起,所有原產香港的產品,包括毛皮產品在內,均可免關稅輸入內地。

有關詳情,包括毛皮服裝及毛皮的原產地規則,載於以下網址:
https://www.tid.gov.hk/english/cepa/tradegoods/files/mainland_2017_c.pdf

影響毛皮服裝出口的一般貿易措施

多個國家都嚴格規管毛皮養殖。在歐盟,歐盟理事會第98/58號指令訂立保護所有養殖動物包括毛皮動物的規定;第1099/2009號規例則監管養殖動物包括毛皮動物的屠宰事宜。此外,很多歐盟國家已各自制訂法例,監管毛皮養殖。例如,自2006年起,德國已實施規例監管毛皮養殖,訂明必須調高養殖籠的最小尺寸以及為毛皮動物提供足夠的水池。在美國及加拿大,毛皮養殖場必須遵從嚴格的作業守則,以及符合州、省或國家的動物福利法例。

為確保消費者能充分瞭解他們購買的毛皮品種,國際毛皮業協會的歐洲會員協會已推行毛皮標籤計劃,即英國毛皮貿易協會(BFTA)毛皮標籤計劃。參加這項計劃的生產商或零售商須於產品的標籤另外附加顯眼的標籤,以英文或當地語文清楚列出毛皮品種名稱及其拉丁文學名。

歐盟紡織品標籤規例於2012年5月8日生效,旨在確保消費者可以分辨真仿毛皮和皮革產品。規例要求,紡織品及服裝若有源自動物的非紡織品部分,必須在產品標籤或標記上註明「含有源自動物的非紡織部分」的字句。

在美國,《2010年毛皮真實標籤法》於2010年12月18日經總統簽署,成為美國法例。這項法例修訂了《毛皮產品標籤法》,規定所有毛皮服裝,不論價值,必須附有標籤。此外,毛皮商必須遵守保護瀕危絕種動物的國際條約。舉例來說,《華盛頓公約》,亦即《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 限制或禁止買賣附件所列的動植物品種,包括但不限於瀕危絕種的動植物。

產品趨勢

隨著環球經濟緩慢復甦,簡約、高貴及多種質料拼配組合的設計逐漸流行。現今設計師更注重設計或系列的細節,為毛皮款式注入更多繽紛奪目的色彩及圖案,而非以大片毛皮引人注目。不過,懷舊款式及復古剪裁依然十分流行。

長遠而言,全球暖化令氣溫逐漸上升,毛皮亦從禦寒衣物演變成為都市時尚服飾。剪裁巧妙的毛皮短褸和毛皮襯衫已成為主流產品。毛皮短袖披肩、背心、短袖/七分袖/長袖短款夾克都是時下流行的款式,在Polyvore及Furbazaar等時裝網站均有銷售。另一方面,近年毛皮服裝修改業務也有顯著增長,消費者為了撙節開支,寧願修改舊衣多於選購新裝。

隨著毛皮製造技術推陳出新,毛皮產品包括服飾配件也更多元化。設計師可以利用新技術,把毛皮表面加工成鑽石、方格、流蘇等不同紋理。嶄新先進的加工及染色技術,令今天的毛皮服飾越來越輕巧耐穿,柔軟舒適,並可靈活配搭。因此,毛皮可以被剪裁成各式形狀及染上時尚顏色,供設計師及生產商採用。

消費者日益關注環境保護和動物權益,也是值得留意的趨勢。越來越多買家期望他們購買的毛皮來自符合道德標準的供應商。有見及此,毛皮業正逐步推行自願標籤計劃,即「原產地保證標籤」(OA™),讓買家得知毛皮的原產地,以及當地的毛皮生產監管規例或標準。

毛皮可被生物降解,生產過程的污染程度亦較低。隨著環境保育及動物保護規例收緊,毛皮材料的環保特質漸受注目。毛皮循環再造亦引起生產商及消費者的注意。舉例來說,過去15年,加拿大毛皮品牌HARRICANA PAR MARIOUCHE把舊毛皮循環再造,拯救了超過80萬頭動物,而Cash For Fur Coats (CFFC)則把舊毛皮大衣循環再造,製成毛絨玩具和枕頭。

 


[1] 由於一般貿易數字並未包括離岸貿易,因此這些數字不一定全面反映港商處理的出口業務。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