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香港服裝業概況

概覽

  • 自2009年1月1日起,原產地為中國的紡織品及服裝產品進口歐盟,不再需要進口許可證或管制文件。與此同時,在2009年1月1日或之後出口到美國的中國紡織品及服裝,不再受配額限制。
  • 根據《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自2006年1月1日起,所有原產香港的產品,包括服裝在內,均可免關稅輸入內地。根據既定程序,尚未訂立CEPA原產地規則的產品,經香港製造商提出申請,並符合雙方商定的CEPA原產地規則,將可享有零關稅優惠。
  • 香港服裝業以原創設計生產(ODM)和原件製造(OEM)馳名。外國進口商及零售商要求服裝供應商加強供應鏈管理,以確保訂購的貨品能及時運抵店舖,香港服裝供應商能配合他們的要求,在很短時間內生產及交付高質素的產品。本港一些服裝企業,特別是規模較大者,更積極拓展自家品牌業務。
  • 2016年首4個月,香港服裝總出口較去年同期減少12%,轉口下跌11%,本產出口更急跌41%。2016年1至4月,本港對美國及歐盟的服裝出口分別下跌11%及19%。美國及歐盟這兩大市場合計佔香港服裝總出口接近60%。

業界特色[1]

表:業界特色
表:業界特色

 

服裝業是香港主要的製造業之一。截至2015年12月,服裝業是本港製造業第三大僱主,有796個機構單位,僱用5,773名員工。

香港服裝業者高瞻遠矚,地理界限無阻他們拓展業務。大部分服裝製造商已設立離岸生產設施,藉此降低營運成本。隨著生產設施遷移外地,本港服裝製造商的數目正逐漸減少。

香港不單是主要的服裝生產中心,也是全球服裝採購樞紐。本港的服裝貿易公司對布料採購、銷售推廣、品質控制、物流安排、服裝設計以至國際及國家法規均經驗豐富,其專業水平及周全服務傲視區內同儕。這些公司是香港進出口貿易界中較大的群組。

香港服裝出口表現[2]

近年,傳統市場如美國、歐盟和日本給予發展中國家(包括東盟和孟加拉)較優惠的市場准入條件,因而削弱了香港和內地製造商的競爭力。由於內地勞工成本上漲及環保法規收緊,越來越多香港及內地生產商把較低檔及量產服裝的生產線轉移至東南亞國家,例如孟加拉、越南(越南是2016年2月4日簽署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12個環太平洋國家之一,預計到2018年出口將有所得益)、柬埔寨及印尼;內地廠房則主力製造較精美和高增值的產品,或是承接急單。

香港服裝總出口於2015年減少10%,2016年首4個月按年下跌12%。2016年1至4月,香港的本產服裝出口大跌41%,轉口則減少11%。

美國和歐盟是香港主要的服裝出口市場。2016年首4個月,香港對美國和歐盟的服裝出口分別下降11%及19%;對英國、德國、荷蘭、法國及意大利等歐盟主要市場的服裝出口則下跌9-28%。總括而言,美國及歐盟市場合計佔香港服裝總出口接近60%。2016年1至4月,香港對日本的服裝出口下跌6%,中國內地市場亦錄得3%跌幅。

以產品而言,2016年首4個月,香港的梭織服裝出口按年下跌12%。針織類服裝出口下跌13%,衣服配件及其他服裝出口分別減少15%及10%。

 

表:香港服裝出口表現
表:香港服裝出口表現

 

表:香港服裝出口表現
表:香港服裝出口表現

 

表:香港服裝出口表現
表:香港服裝出口表現


銷售渠道

香港服裝製造商對採購及產品瞭如指掌,因此能理解及迎合各類顧客的需要和喜好。出口商亦熟識和服裝出口有關的國際及國家法規,例如原產地規定、配額制度、關稅率及文件要求等。來料加工仍很普遍,不過本港很多服裝製造商已轉向從事更高增值的活動,例如服裝設計、品牌拓展、品質控制、物流安排及材料採購。
   
香港一些歷史悠久的服裝製造商已經拓展本地或海外零售業務,很多都擁有自家品牌,並於世界主要城市如上海、北京、台北、新加坡、東京、悉尼、倫敦、紐約及三藩市等建立零售網絡。本港其中一些著名的服裝製造兼零售商有班尼路(Baleno)、堡獅龍(Bossini)、鱷魚恤(Crocodile)、Episode、思捷(Esprit)、縱橫二千(G-2000)、佐丹奴(Giordano)、I.T、真維斯(JEANSWEST)及慕詩(Moiselle)等。
   
香港是亞洲區的全球服裝採購樞紐,吸引多家國際貿易公司和大型零售商前來採購,當中有歐美百貨公司,例如Macy's、JCPenney、Federated、 Karstadt Quelle、C&A;折扣店,例如Sears、Target、家樂福(Carrefour);特色服裝連鎖店,例如The Gap及The Limited;郵購公司,例如Otto及Great Universal Stores;以及網上零售商,例如Zalora及YOOX。許多國際高級設計師品牌,例如Calvin Klein、Donna Karen、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及Yves Saint Laurent等,均通過他們的採購辦事處或其他中介在香港採購服裝。
   
香港的時裝設計師擁有專業知識及技能,潮流觸角敏銳,擅於融合商業與創新,不少已於國際闖出名堂。2016年2月,3位香港設計師黃梓維、伍均琪及何善恒應邀在紐約時裝周的香港時裝匯演展示2016秋冬時裝系列。此外,外國多家著名百貨公司,例如Bloomingdale's、C&A、Harrod's、伊勢丹(Isetan)及Macy's等,均有或曾經銷售香港設計師的中高端品牌服裝。
   
財政司曾俊華於2016年2月24日發表2016-17年度財政預算案時,宣布已預留港幣5億元用來進一步推動時裝業發展,措施包括:(一)加強在本地和海外推廣香港的時裝設計師和新進時裝品牌;(二)參考其他時裝都會,包括倫敦、紐約和首爾的經驗,為時裝設計師設立創業培育計劃;以及(三)成立資源中心為年輕設計師提供技術培訓和支援。
   
業界展覽會是服裝買家及供應商會面洽商的理想平台。為建立人脈商網,發掘市場機會,不少香港製造商及貿易商參與由香港貿易發展局率領的參展團,參加在北京、布達佩斯、成都、大連、迪拜、杜塞爾多夫、香港、莫斯科、孟買、巴黎、東京、華沙、伊斯坦布爾以及雅加達等地舉行的國際時裝展。每年舉辦兩次的「香港時裝節」,是國際供應商及買家雲集的業界盛會。由香港貿發局主辦的「香港國際時尚薈萃」(World Boutique, Hong Kong),是香港首個專門推廣環球設計師品牌及系列的大型活動。為了更好配合國際時裝業界的行事曆,從2016年開始,「香港國際時尚薈萃」的舉辦日期由每年的1月改為9月,並改名為CENTRESTAGE,作為專門的營銷平台,讓國際及地區品牌,包括成衣和設計師品牌,向區內的時裝媒體、買家和受邀請的消費者展示他們的時裝系列。

業界趨勢

在香港多個主要市場,包括中國內地,網上購物已經蔚然成風,而服裝是最多人上網購買的產品類別之一。2015年,中國內地有4.13億名網上購物者,增加了14%,網上服裝銷售額估計佔網購總額30%。

不同類型的購物平台湧現,例如中國內地的淘寶網(www.taobao.com)及英國的ASOS Marketplace (marketplace.asos.com),加上團購和流動零售興起,網購風氣勢必更盛,推動交易金額進一步上升。此外,第三方支付平台不斷改善,例如阿里巴巴集團的支付寶(Alipay),亦有助網購普及。預計2016年全球電子零售交易總值達11,500億美元,增長16%。這個趨勢亦促進了網購科技的發展,例如虛擬試衣、視頻購物、手機提供衣服快照等。

自家品牌已成為服裝零售商有效的促銷工具。特別是在發達市場,由於經濟仍然疲弱,消費意欲低迷,商家更需要借助自家品牌刺激銷路。大型零售商為了提供與別不同的產品及提升商品形象,已積極發展自家品牌。著名零售商如H&M、馬莎(Marks & Spencer)、Orsay、Palmers、Pimkie、Springfield和Kookai等均擁有自家品牌。消費者希望日常服飾如牛仔褲、配飾和T恤等都是品牌貨品,因此經營自家品牌的零售商對這類服裝需求很大,為供應商帶來良機。

現今消費者趨向務實,亦更關心環境及社會福祉。根據紡織品交易所(Textile Exchange)的統計,2014年全球有機棉產品的市值估計達157億美元。大勢所趨,服裝製造商亦日益重視原材料追溯標準,例如有機交易混紡標準(OE Blended)、有機交易100標準(OE 100)及全球有機紡織品標準(GOTS)。與此同時,2015年,獲GOTS認證的服裝公司共有3,814家,分布在68個國家。知名服裝店如Nike、Adidas、H&M、C&A、沃爾瑪(Wal-Mart)以及Anvil Knitwear等已經回應市場訴求,擴充有機棉服裝系列。

中國內地經濟發展迅速,商機湧現,引起香港和外國時裝公司注意。一些外國時裝企業如C&A、Uniqlo和H&M等,正伺機在內地二、三線城市擴展零售業務。尚未踏足內地市場的時裝公司亦積極準備,例如Hollister和FOREVER 21已在銅鑼灣開設旗艦店,以香港作為進入內地市場的跳板。隨著市場擴大,內地消費者亦越來越時尚及注重品牌。

CEPA條款

2005年10月18日,內地與香港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簡稱CEPA)補充協議二,同意進一步向香港公司開放市場。自2006年1月1日起,所有原產香港的產品,包括服裝在內,均可免關稅輸入內地。根據既定程序,尚未訂立CEPA原產地規則的產品,經香港製造商提出申請,並符合雙方商定的CEPA原產地規則,將可享有零關稅優惠。至於非香港製造的服裝,進口內地的平均關稅率為14-16%。

關於服裝產品的CEPA原產地規則,基本上與適用於香港服裝產品出口的現有規定相同。一般來說,裁剪及車縫成衣的製造過程中,以車縫成衣為主要步驟。如製造工序中涉及連接及/或挑撞工序,則連接及/或挑撞工序亦須在香港進行。至於成形織片類服裝,若從紗線製造,其主要製造工序為將紗線編織為成形針織衫片;若從成形針織衫片製造,其主要製造工序為將成形針織衫片連接,製成成衣。如製造工序涉及挑撞工序,則挑撞工序亦須在香港進行。詳細資料參見以下連結:https://www.tid.gov.hk/english/cepa/tradegoods/files/mainland_2016_c.pdf

影響服裝出口的一般貿易措施

世貿組織在2005年取消了紡織品配額限制,其後美國和歐盟卻對來自中國的紡織品採取市場保障措施。不過自2009年1月1日起,原產地為中國的紡織品及服裝產品進口歐盟,不再需要進口許可證或管制文件。與此同時,在2009年1月1日或之後出口到美國的中國紡織品及服裝,不再受配額限制。

產品趨勢

雖然消費者逐漸恢復購買時裝的意欲,但大致上仍會選擇舒適實用及物有所值的產品,摒棄過於誇張的款式。長青耐用仍是重要元素,品牌容易識別和品質優良的服裝依然深受歡迎。

未來數年,童裝是推動服裝市場的主要力量之一,在傳統市場尤甚。到2017年,全球童裝銷售額料達1,740億美元。隨著經濟復甦,父母們更願意亦更有能力為子女添置漂亮衣服。

男士越來越注重衣著,因此男裝市場亦不容忽視。市場研究公司英敏特(Mintel)表示,2012年全球高級男裝銷售額為16萬億美元,預料到2016年將達18萬億美元。Euromonitor亦指出,過去十多年來,男士在服裝方面的消費與年俱增;自1998年以來,計及通脹因素,男裝銷售額攀升了70%。在美國、英國及德國等市場,經濟放緩時期男裝的銷路較女裝理想,預料經濟復甦時這趨勢仍會持續。

在歐洲、日本及美國多個發達國家,人口老化是個普遍現象。聯合國估計,發達地區的60歲或以上人口,將由2000年的2億增加至2025年的3億。由年長人士形成的「銀髮市場」,商機甚豐。很多長者有積蓄、社會保障金及退休金支援,因此消費力頗強。日本政府進行的調查顯示,60歲及以上人士所擁有的財產,差不多是40至50歲年齡組別的3倍。

多年來,大碼服裝市場一直是個增長範疇,這個趨勢料將持續,尤以美國和英國為然。以美國為例,和1960年相比,今天一般美國女性的體重增加了大約25磅。估計到2030年,美國肥胖人口將佔人口的42%。一些知名品牌如Liz Claiborne、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及H&M等已經洞悉商機,供應尺碼較大的服裝。

以防污及抗皺布料製造的服裝很受市場歡迎。估計現時超過四分之一的服裝是以這類容易打理的布料製成,未來勢必更加普及。著名服裝品牌如Dockers及Liz Claiborne已經推出很多容易打理的服裝,而大型超市如沃爾瑪亦提供更多這類商品。

人們越來越重視健康和生活質素,對功能服裝需求增加,促使廠商加強研發創新。現在,具有防紫外光、防射線、排汗、保溫及防污等不同功能的服裝不難在市面找到,這些都是把物料科技應用到服裝工業的例子。

資訊科技發達,消費者可在互聯網尋找方法創造自己的服飾,藉此展現創意及個人風格。有見及此,一些知名服裝店如Nike、Adidas以及大型超市沃爾瑪等已開始銷售個人化服飾。規模較小的公司則讓顧客在網上自行設計衣服和配件款式,然後按其要求製成產品。

消費者不但環保意識加強,亦很重視產品的舒適度。利用天然纖維製造的服裝大受歡迎,在發達市場尤其明顯。根據美國棉花公司(Cotton Incorporated)於2015年進行的調查,79%的美國消費者認為,以全天然纖維製成的服裝質素較佳,54%願意付出較高價錢購買。

此外,越來越多時裝品牌採用環保技術及設計,以提高生產效率及減少浪費。以H&M為例,該公司提出「H&M Conscious」,承諾更有效使用天然資源,及奉行3R生產原則。時裝品牌Svilu宣稱使用有機布料生產服裝,並選擇本土生產,盡量減少運輸時產生的污染。


[1] 業界數據僅涵蓋在香港進行的活動

[2] 由於一般貿易數字並不包括離岸貿易,該等數字不一定全面反映香港公司處理的出口業務。

資料提供 圖片:陳永健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