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聚焦印度:科技初创企业生态系统(2) 声频

尽管印度政府为初创企业提供优惠政策,而相关的生态系统也有长足发展,但当地许多初创企业仍在艰苦经营。这情况在资金筹募、税制、国际接轨和知识产权申请等方面特别明显。本文第一部分已概括介绍印度科技初创企业的生态系统,下文则探讨初创企业在经营时面对的困难,以及香港在这背景下担当的角色。

初创企业遇到的障碍:获取资金和税制

对印度科技初创企业来说,2018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皆因这是独角兽企业数目增长最多的一年,年内新增了8间独角兽公司。虽然这样的增长是良好的征兆,不过事实上这个生态系统在同一年的总资金投入却下跌了16%。此外,2018年的种子期资金比2017年大幅减少40%,而天使投资者的参与也下跌了30%。

Lead Angels的创始人及行政总裁Sushanto Mitra相信,在解决该国的资金难题上,香港可以发挥一些作用。他指出:「引入外国投资者和扩大资金来源是很重要的。香港拥有全面的创投资本网络,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天使投资者,能为印度的初创企业提供一个理想平台,以便在国外寻找资金。」Lead Angels于2014年成立,将投资者与有潜力并正在寻找资金和指导的初创公司连结起来,同时也为初创企业提供顾问和专业服务,例如会计和法规遵从等。

今年8月,印度政府放宽了困扰早期初创企业多年的天使税规定。政府于2012年引入天使税,向所有融资额超过其本身合理估值的初创企业征税30%。天使税被视为不公平的税务负担,既使投资者却步,又窒碍种子期公司发芽成长。根据印度私募股权及创业投资协会(IVCA)的数据,单是去年,天使税便导致大约20%的印度初创企业选择到其他国家如美国和新加坡注册成立。

相片: 印度初创企业在筹募资金时面对困难。
印度初创企业在筹募资金时面对困难。
相片: 印度初创企业在筹募资金时面对困难。
印度初创企业在筹募资金时面对困难。

尽管放宽天使税规定可以舒缓初创企业的生态系统,但只有已向工业和内部贸易促进部(DPIIT)注册的初创企业才可获享相关好处。另一个让初创企业更普遍感受到的痛处是商品及服务税 (GST)。在反向稽征机制下,初创企业要为所使用的服务缴交18%的商品及服务税,这些服务包括云端、数据库及网上广告。相较之下,香港提供优良的免税环境,印度初创企业毋须应付上述税务问题,令本港成为孕育创业人士和筹募资金的理想地点。

对有意开拓印度市场的香港公司来说,他们可以采取的一种策略就是投资印度初创企业,作为踏入印度市场的入场劵。CashBus是一家总部设于上海的微型财务公司,借由资助印度微型信用卡供应商 Olly Credit并协助它建立承保系统,以接触印度的客户群。同样地,香港投资者若打算进军印度这个庞大的市场,也可以借着投资当地的初创企业来达成。

初创企业枢纽发展的瓶颈

德里和孟买等大城市是印度初创企业的集中地,不过中级城市也在急速崛起,成为新时代创业人士云集之地。在大都会地区内,租金和营运开支高昂,交通挤塞问题严重,驱使一些创业者把目光投向较小的城市。

虽然邦政府采取更多措施增强初创企业的生态系统,但是刚刚崛起的初创企业枢纽依然面对许多挑战。举例来说,创业者获得的财务资源一般较少,难以支援公司增长。以浦那为例,由于以浦那为总部的创业投资者不多,初创企业要倚赖来自该市以外,主要是国家首都区和班加罗尔的资金,因此初创企业之间的资金竞争一般相当激烈。就创业加速器和孵化器的数量和质量来说,浦那同样落后于大城市。这个财务支援的缺口为香港投资者带来机遇,他们可以在印度市场播种,支持创业加速器和孵化器的扩展。

相片: 位于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城市浦那。
位于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城市浦那。
相片: 位于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城市浦那。
位于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城市浦那。

在印度,新兴的初创企业枢纽尽管有合适的氛围,却缺乏与国际接轨的机会,多少限制了印度初创企业扩展以及引起国际投资者或合作伙伴注意的能力。它们大多数没有接触海外投资者的网络,只能倚赖已发展的初创企业枢纽提供资源,然而竞争却十分激烈。

印度的初创生态系统有待发展,而香港大有条件可以协助该国达到这个目标。香港担当着全球超级联系人的角色,可以发挥固有优势,把新兴枢纽里的印度初创企业与国际投资者及生态系统促进者联系起来。与其到班加罗尔和德里等已经发展成熟的初创企业枢纽,香港投资者和企业家可以考虑前往新兴的初创企业枢纽寻找商业合作和知识转移机会。

知识产权方面的难关

虽然印度提供充足的版权法保障,而政府也开始在知识产权方面进行革新,例如创立该国首个知识产权罪行部门,然而革新的步伐仍然赶不上支持创新和提升创造力的需要。盗版在印度依然猖獗,而政府执法的力度一直薄弱,因此当企业面对仿冒者或知识产权受侵犯时未能得到足够保护。事实上,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019年的优先监察名单中,印度仍因知识产权保护不足而榜上有名,与中国内地和印尼等国家或地区并列。

印度的专利法也限制了软件的可专利性,要求申请专利的软件必须应用在创新的硬件上。由于专利法未能就电脑及软件相关发明的解释及应用提出清晰诠释,因此许多软件公司未能在印度获得专利权。申请者也要面对高昂和费时的专利申请过程,并须应付繁多的报告要求。

相比之下,香港大有条件为印度初创企业提供多元化的知识产权服务,支持这些企业在知识产权的价值链活动。就申请国际知识产权而言,香港是其中一个最受欢迎的地点,有超过95%的申请是来自海外。香港有成熟的法律框架、健全的知识产权保障及仲裁能力,为印度初创企业提供理想的环境,去研发创新科技和探索商品化的机会。

资料提供 图片:何善敏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